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ashmir

Sure As The Dust Floats High In June.

 
 
 

日志

 
 

2016年2月24日   

2016-02-24 09:48:02|  分类: IX·Notes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年零点的时刻给E发的新年快乐,想不到几乎同时发出新年快乐的时候就收到了对话框里的新年快乐,我觉得这是我至今为止过得最开心的零点。

英语老师Geogiana说她会继续教我们,开心了我好半天。

寒假里除了唱歌没有活动,终日看剧腐烂。X叫我去唱歌起码三次。我十分感激X让我找回生活态度的平衡点。X生日那天我们边吃垃圾食品当晚餐一边玩桌游,肆无忌惮丧心病狂地笑,后来整条街停电,发小用他的电车送我回家。X是一个简单的人,我永远羡慕的那种达不到的人。

在空间看见Rebecca的说说,她说能跟老同学在一起聊聊天就很开心。我们都是大同小异地重复历史事件再发出大同小异的历史感慨。

Thea回老家,上城里来玩,X和我接待她。老同学总是能巴拉巴拉很多话题,我们聊得乐不可支。

假期里朋友们都不怎么见面。假期后期Metres才回来,没有见面。Charles很早来过我家一次我们一起玩琴。Reve在我要走的前一天的晚上来我家见面扯淡玩游戏。四人帮一起吃个饭的提议出的太晚,阿梁和叫兽叫不来,于是决定暑假再说。而整个假期我没有找E,我自己找不出理由解释为什么。我是有很多次想约她出来玩,但很奇怪我都没有这么做。当我意识到我要开学了,就又问了她一次,结果那天她说她明天就要走了,于是见面直接成为了送行。

火车站刚刚试运行,大家很乐意坐火车。我不假思索找到三轮就赶去火车站。我这种神级路痴是没时间自己找路了。三轮车阿姨人很好,她等我送行以后把我送回去,往返收我的钱是别的车夫出价的一半。下车的时候,我和阿姨说,谢谢,新年快乐。

我见到E只是不知所措,我不准备什么话,我们随意聊了些话,她就要进站了。我临别给她的拥抱她并没有拒绝。她表达的一切都有一个意思,就是不想走。我也不想走。我感到的只有情感共鸣声带来难受。三轮阿姨带我离开火车站,我看到退行的风景的时候心情十分雷同。

去澳洲的表妹受了委屈。她的微信消息出现在我手机框里,她哭着跟我说了一堆。从来表妹就不怎么跟我亲。讲真我的惊讶没有感动多,原来坦诚相待就是这样容易得到信任。我心里就很不想让她在那里受什么委屈。我只好在千里之外做些没有用的安慰。她去那整一个月的时候,在我给她的微信里留了评论,她说她每个月都会来留一次言,每一次一定会有所改变。我看到了但没有回复任何话。我知道她现在有的坚持的力量,我只能在心里祈求这力量能永生不灭。

E走了的第二天我也要走了。大早上六点起来收拾行李滚。火车上我的斜对面坐着我初中年代的年级第二。她这样的大学霸,在我印象中只能是北大清华的人,谁知道她居然跟我同大学,只是我在学校里没见过她。互报名字以后她说她知道我的名字我还有点受宠若惊。但我不开心的是,她和Rella一样,有着学霸的共性:思维方式和正常人不一样。你无法与他们正常愉快地交流讨论。他们活在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出站之后,我被叫去和我爸一起去拿他们大人回家的票,因为热,我换了一件薄外套,我手机和身份证都在之前那件外套里,然而正因如此,我没身份证过不了安检门,更爽的是没有手机,立马只能在进站口等我爸完成他的操作。

出来后,我们去马路对面路口坐公交,过到半路眼看两路是我们要乘的公交擦身而过无动于衷,谁知道再等的时候过了半小时其中一路才过来。我们目睹路边有人拿着国粹象棋的经典死局冒着城管突击的危险来赌博,玩些四步就赢不然则输的骗人把戏。还就有人上当,几张红太阳就到骗子手里。我爸很快看出来他的托儿和他的把戏,低头和我说,我知道怎么赢,但我不上。我思考着象棋的走步,我的水平就算他不玩把戏我还是解不开来,于是漫长的等公交等得我快报警。

回校后一切如常,饭点没调回来,生物钟也没有。二两的饭都吃不完,我该怎么反应才好啊。

Alyosha也要回校了,途径南宁住一晚,大蜜K叫上我一起带他飞。我们三人一起出去玩也是第一次,但那种朋友们在一起的亲切根本不用什么解释。我们坐大老远的公交吃饭,大老远的公交去西大附近的猫咖玩猫,天黑以后沿着农院路解决晚餐。我发现路痴的并不只是我,我们三个人开着地图还能到处乱走。

那天晚上我陪着Alyosha在学校旁边酒店11楼睡,我只能想到的观点,就是现在交到的朋友实在不能和以前交的朋友相提并论。时间赋予了资格。我们第二天六点钟多闹钟,我带他草率吃了我们学校三餐的早餐。走到校门口旁边的公交站的时候,似曾相识感十分强烈。离别。我想得越深刻越会害怕我自己想到的各种真相。因为我宁可不去意识到,离别一直都在发生,但我开始重视到这件事情,它的频率,它的意义,它的伤害,这样对我而言,只是心里又多了什么没有意义的承担了。

我的精神开始有些恍惚。我不小心把手机掉进水里,小姨把表妹的手机给我暂时用,因为找不到SIM卡,我重装了几次,最后却不小心把SIM卡失手直接按进了卡槽里,晚上我给第二天的新学期第一节课的闹钟设定了19:20,走教室记错走错楼层。下午我带着手机出去找人看,小店扔我一个螺丝刀让我自己开,营业厅说你叫师傅撬开吧。半天一点进度没有,我很心烦意乱。回宿舍我告诉了表妹,她说我心不在焉。这回我已经不是什么安慰她的表哥,倒是她一个劲安慰我。

至于倒霉?这是后面加的:第二天我的宿舍的抽屉还塌了。人生如狗。

后来小姨还是知道了,她不嫌麻烦地跑来学校帮我,带我去营业厅苹果店各种折腾。过程省略不讲。掉水里的那个主机板屏幕全烧掉了,表妹那个是专门跟移动过不去,只能用联通卡。最后我妈干脆就跟我说,你换手机吧。然后我居然霎那间手足无措。后来我想想,没手机怎么过,算了。所以你现在看到的东西,就是新买的手机码出来的。谢谢小姨又是帮我去修手机又带我去买手机的,两三天被我乱七八糟的事情给打扰了。

以下只是我自己想说的话。

比喻:到现在,我的朋友圈崩坏成几个集合,我是集合的交集。
我和K和Alyosha
我和Metres和Charles
我和Reve
我和Alice和Bertha
我和X
...
我和你们的任何人都很近。我只是很难过,Reve和K的关系,Reve和Alyosha的关系,Alice和X的关系,Bertha和X的关系的崩坏。我不能阻止事情发生,而我又只能站在集合的中间。我能否在这里就是说,互相地对着矛盾双方说,我都了解你们,你们都是我的好朋友,人都挺好的,或许事情能不要像这样严重?当然这些事过去好久了,但我一直耿耿于怀。我自私地认为我成为了这几场朋友决裂的间接受害者。我没有失去你们中的谁,但我失去了你们有联系时候的记忆的许可。

我宣布这段日子的晦气我要全部埋葬在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