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ashmir

Sure As The Dust Floats High In June.

 
 
 

日志

 
 

风筝   

2017-02-15 01:06:05|  分类: IX·Notes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年初一出去踏春的时候,我想到小时候放风筝的一片绿野。于是说买就买了个风筝,跑到水坝上面放风筝。
人很多,风也大,但是我并没有能够让风筝飞起来。天上有几个四方的、拖着长长尾巴的风筝在飞行,当然也有像我一样无法成功让风筝升空的人在努力着。我对手中的风筝已经一无所知。十几分钟后,简易的风筝上的支撑木架从风筝上掉了出去,落入水中。我感到一点点失望。
父亲和大伯不断地在说:你在选风筝的时候就选的不好,尾巴太短,容易被风吹翻,很难飞上去的。
他们安慰我说:回去以后改装一下,找根竹架,加长尾巴,一定能飞上去。
路上,我一直关心着风筝,左顾右盼希望能找到什么枝干能代替支撑架。他们都说:这风筝飞不上去的,不要再试了。
我们快要回去的时候,在一处草地稍作停留。父亲倒是很乐意从边上找到树木枝条,截好长度,凑合着撑起了风筝。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心只想让它飞上去。风已经不像在水坝那边大,风筝的高度,能超过我头顶的,维持最多两秒钟。枝条并不稳,好几次都飞了出来。我每次都捡回来装上去。等不到风的时候,我甚至像小时候一样疯跑起来,但风筝摇晃着飞上半空,打了个旋转,便栽倒下来。
直到大家都要上车了,我还是不甘心地试着。母亲用一种我不知如何形容的语气扭头和三婶说:天哪,这孩子,就是倔,不服输。我心里一梗,想争辩些什么“我没有”之类的话,但我没说出口。
风筝飞上一个从来没到达过的高度,我用尽了我最大的小心维持了它脆弱的生命——它撑过了一个值得被称赞的时间,掉了下来。所有人都看着那个先天残疾加后天残废的风筝表示赞叹。母亲拍拍我的肩膀说:
好了好了,它能飞上去的,该走了。
风筝在大约一周后被父亲改装了,原本的老鹰样子的风筝多了三条长长的裁剪下来的报纸条当尾巴,一根竹木架代替了落入水中的简单的塑料支架,还缝上了线。
又是大约一周后的昨天,我才终于记起这个风筝,阳光温暖的午后,我把风筝带上天台,想试试它能不能飞。天台被晾衣服的架子分成两半,空间很小,没法助跑,还没有风。对面天台的两条小看家狗对着我一直不停地吼叫。天空万里无云,从天台望下去,可以看到家旁边的初中。学生们陆陆续续地走进校门,我才意识到他们已经开学了。林俊杰的《被风吹过的夏天》和何炅的《栀子花开》从学校广播传出来,早已经不是我在小学时候听到的周董的《白色风车》和民乐《月光下的凤尾竹》。那时候每天早上都会被飞轮海的《至少还有我》和王若琳的《迷宫》吵醒,在恍惚的意识中翻身睡去。现在想起,不觉热泪盈眶。
这个故事并不是风筝高高地飞向了天空,现实是,没有风和助跑,风筝并没有飞上去,和大年初一临时加个枝条的那次比,情况竟还没有那次好。消磨了估摸半钟头,我便收了风筝下楼去了。
或许有时间,我会带到外面去再放一次。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