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Kashmir

Sure As The Dust Floats High In June.

 
 
 

日志

 
 

No Parties For Twenties  

2017-04-12 23:48:06|  分类: IX·Notes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很久没有登博客了,七号生日的那些杂碎都没有放上来,现在放上来罢。
=======================
当这个零点来临,就意味着一年仅有的七天里的最后一天结束了。进入又一个七天轮回最好不要回头看,但你我都知道那样是真正的不负责任。
我在意识最清楚的一年里冷静又冷淡地观察自己浪费掉二十岁的一点一滴。这样完美的目击证人的控告下,罪名可以证据十足地成立了——当人生第二个十年过得毫无意义可言,无论如何都会催生出一个相反对立的自己。
但我在此向这正义的火苗提出质疑:首先,它的出现和存在的目的与我树立的任何观念都有别,所以我不会从心里给出支撑起它的力量;其次,我始终相信,如果明知道某件事是错的,却要继续错下去,那才是摆脱不了愚昧的罪魁。
几年之前我盛气凌人地捍卫着我的傲慢,现在发现我终究难逃收敛,我被自己预言到会闭口不言,而周围的一切人和事物陷入被历史收割的车轮底,周而复始的时光轨迹印出惊人的相似。更别说我——渺小的我,束手无策,注定也只是被往日浪潮淹没的一个无关紧要的角色。
我并不是什么悲观的人。我只是不怎么爱好作乐。但是所有积极向上的灵魂,何尝不是我前进的动力?曾经遇到一个DJ,他说:“我们痛恨这样,但我们以此生存。”我牢记至今。这是值得警醒的,但绝对不是我想要的。齐柏林飞艇《天堂之梯》的最后罗伯特·普兰特来自天堂的嗓音唱出“成为磐石,巍然不动。”是真正令我在无时无刻都能受到的神圣的鼓舞。我也赞同一位爱好手帐的学姐说过的:“坚持有什么难的,明明是放弃更难吧。”字面陈述即为我欲陈述。
人们都说我是一个随和的人,我也十分乐意采取这个态度。因为只有这样,我可以避免很多无聊的分歧、无益的争吵、愚蠢的辩论;我可以更少的发表我的主见,因为我喜欢尊重别人的意见,不喜欢打扰别人,干涉他人的选择;不管我受过多少伤,我都可以一笑置之,可以装傻,不用建起什么孤独堡垒,因为我没有必要自己承担,我有的是朋友。
“你们的人生就和你们的笑容一样明亮。”现在的我和我所要努力成为的,几乎已经是以假乱真,除了及其偶尔的时刻之外——那些时刻,也只是每个人独处的时候迷失在自己内心丛生环绕的孤独花园罢了——有谁能够质疑我,当连我自己都终于敢去相信我是一个快乐的人的时候,质疑我不是一个快乐的人呢?
生日对我来说是一个纪念日,一个借以表达感恩以及感激的日子罢了。重复些早被说腻的台词,或者彼此都清楚不必多言,但我总会有点担心,担心你们将我忽略,因为我从不会高调地宣称我是多想你们阿。
生日快乐歌俨然已经不是任何殊荣,这一首世界传唱的,旋律每时每刻不知响起无数遍的伟大歌曲中,单是本人听到十几二十次,也已经不能从中得到任何生日快乐的传递。说我又长大了一岁毫无意义:一反省就会发现,我并没有什么成长,有且只有整个生物体又一年的凋亡。不得不承认,这是多么溃败和可耻阿。
我有算是说过成年以后就不会再过生日,但每一年你们都在帮我保持着。我不会忘记高中一次生日,我唯一一次带着愿望,让你们送我旺仔,当天我收到二十多罐旺仔,我感动得已经写在脸上。你们也都知道我对形式主义没有任何兴趣。在你们都四散而去的今天这一次生日,我应该能过个最低调的了。但生日之际写点东西已成习惯,我还是会忍不住废话几句。如果你们对没有蛋糕感到一丝丝失落,对此我十分抱歉。
但无论如何,感谢你们,我的世界里面有你们精彩万分的生命,让我感到明亮。
祝我二十一岁生日快乐!看在上帝的份上。
  评论这张
 
阅读(1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